多特蒙德俱乐部
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張朝陽的“狐友”下架一周 搜狐初探社交產品遇波折
2019-06-12 20:32 作者:李甜 吳可仲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李甜 吳可仲 北京報道

6月11日深夜,搜狐集團CEO張朝陽通過狐友軟件宣布:“因為狐友重要產品功能需要改進,半小時后,即6月12日零點,狐友APP將從各應用商店下架一周。”新用戶安卓手機仍然可以去搜狐官網下載,蘋果手機新用戶只能“苦等一周”。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宣布下架時間距離狐友正式版上線僅相隔兩天。

對于狐友為何不能在上架狀態中進行更新,下架是否另有原因,官方未作出具體解釋。

功能差異化不明顯

實際上,張朝陽對于未來社交產品如何變化提出過一些設想。他認為,關系的本質并不會隨著技術創新發生變化,但是人們之間的聯系會因此更為密切。他想象,在5G時代,人們的關系將變得更為“富媒體”,存在更有互動形式,甚至社交賬號并非由人在操作使用。

然而,搜狐于6月9日正式推出的社交產品狐友卻未能如張朝陽設想一般充滿創意。

狐友正式推出當日打出的標語是“擴張我的社交圈”。

《中國經營報》記者下載試用狐友發現,其功能與微信、微博、知乎、豆瓣等相比,未形成明顯差異,使用體驗似乎更為接近豆瓣、微博等。據了解,目前市場主流觀點認為狐友定位與微博相近。

具體來說,狐友界面顏色為暖色系,主要為黃色。用戶在下載該款產品之后,可選擇興趣標簽。在結交網友方面,用戶可搜索與關注其他用戶,系統也會推薦可能感興趣者。

狐友設置出三個板塊,分別是“動態”“互關”“我”。用戶在動態板塊中,可發布不超過70字的文本、時長最多約40秒的視頻、圖片及鏈接等四類內容。同時,該板塊設置互動欄目“狐友正在討論”,用來顯示用戶就同一個內容標簽,如“#被陌生人感動的瞬間”“#最近焦慮的一件事”等為主題發布的動態。

總體而言,狐友界面風格簡潔,功能設置基本能夠滿足網絡社交需求,使用體驗既像被用來記錄日常點滴的豆瓣,也像就輿論議題進行討論的微博,同時與知乎的“想法”也呈現出用途接近之處。

值得注意的是,用戶在注冊之后,系統自動為其關注張朝陽,張朝陽當前粉絲數為257.1萬人次。記者觀察到,對于普通用戶來說,粉絲量較多者為一兩萬人次,暫時與豆瓣部分大V用戶粉絲數量相當。

此外,記者注意到,狐友設置用戶無法進行單向不限次數溝通。如果一位用戶單方面關注了某網友,但是未被回關,則該用戶每月只能給對方發送10條消息,該功能似乎也讓陌生人來認識、了解己方設置了障礙。對于其他用戶動態,狐友目前可轉發與評論,尚且不具備表達點贊或不喜歡等態度的功能。此外,有一位新用戶提出希望狐友放開字數限制。

6月12日,搜狐官方人士對本報記者提及狐友的差異化優勢。

“在微信上都是熟人,你認識不了新的人,狐友上面可以不斷認識新的人,而且認識新的人沒有給你壓力,你可以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只是他關注你,即使互關也可以限制很多隱私,可以遠處觀察,逐漸了解這個人的內容、朋友,最后決定要不要跟他私信。如果你不互關的話,他一個月只能給你發有限的條數,如果互關了可以不斷發,還可以語音對話。不是徹底陌生人的社交,現在的需求市場上沒有。”搜狐官方人士表示。

沖擊社交江湖的挑戰

張朝陽曾向《中國經營報》等媒體的記者表示,業內預測5G到來還需要四年左右時間,搜狐已經開始“迭代式思考”圖文、視頻、社交、媒體等方向在5G時的樣子,集團當下業務能如何與5G碰撞。“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在未來隨時準備著,在這幾個業務線和產品上來抓住機會,等于產生很多新的紅利,每個新的技術出來,都有很多新的做法。”張朝陽表示。

社交產品曾經是產生“殺手級應用”的領域,張朝陽也曾提到,3G帶來微信、4G帶來抖音。5G時代,殺手級應用可能出現在哪些方向,他未給出預測,但是提到希望搜狐能夠把握其中之一。狐友在此時推出,是否為搜狐抓住未來社交產品機遇積攢用戶基礎,進入社交領域捕捉機會?

“現在希望在這個平臺上發展用戶,用戶更多的情況下,可能給我們新的想法。”搜狐方面對記者表示,搜狐做社交網絡產品有過很多次,這次是比較謹慎、認真、仔細打磨出的產品。

胡涵是關注互聯網創投及內容產業的媒體人,其通過某音頻節目表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狐友是搜狐集團進行改變和轉型的嘗試。

“過去,不管是搜狐的資訊平臺還是視頻,最重要的一點是它的用戶數和所有核心資源都在不斷流失。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在客戶端里植入一些社交屬性,很有可能盤活那些即將流失的用戶,去創造更多的可能性。社交可能是他們為了解決流量下滑困境的一個方案,但能做成這件事的是不是這款產品,就得再去觀察了。”胡涵表示,搜狐可能認為“社交是一個解藥,先進行試水,哪怕試十款產品都失敗了,萬一第十一款成功了,對于搜狐來說就是一個非常正向的激勵”。

不過,外界的反響,讓胡涵認為狐友不能夠寄托搜狐未來轉型的希望。另一方面,狐友面臨一些挑戰,由于最近一兩年,馬桶MT、聊天寶、多閃等社交產品試圖沖擊以微信、微博等幾大產品統領的社交江湖,但是在推出之初喧嘩過后,聲量逐漸縮小。尤其是多閃系今日頭條旗下產品,本身就是從社交土壤中長出來的。

“第一,要想做好一款社區型產品或者社交類產品,首先要有核心用戶,搜狐并沒有非常典型的核心用戶存在。第二,在針對頭部KOL等資源支持方面,搜狐處在相對弱勢的地位。所以目前來看,它在初始資源配置上要落后非常多。”胡涵表示。

(編輯:吳可仲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多特蒙德俱乐部 重庆时时彩五星走势 山东11选5视频开奖直播 宁夏11选5分析软件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585棋牌下载 长丝袜美女风骚 一本道天然素人 有哪些不起眼却非常赚钱的 英冠 快乐8技巧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四川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重庆内场渣土车赚钱吗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 冠军足球物语2超级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