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蒙德俱乐部
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中國新富豪階層畫像:新興創業者觸發私人銀行變局
2019-06-10 17:10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現在前幾十家(科創板擬上市公司),我們已經全部在跟蹤了,”6月5日,招商銀行總行私人銀行部總經理王菁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們會不斷地去獲取新的客戶,比如,上市公司董監高,這是我們勢在必得的。”

王菁所說的,是中國最新的高凈值人群來源,與以往以制造業、房地產為高凈值人群來源的情況不同,近年來中國新入場的新富階層,除“富二代”之外,新興創業階層正式入場。

6月5日,招商銀行、貝恩公司發布的《2019中國私人財富報告》,截至2018年末,中國個人可投資資產總規模達190萬億元,2016-2018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7%;預計到2019年底,可投資資產總規模將首次突破200萬億元大關。

其中,高凈值人群(定義為可投資資產在1000萬元以上)達197萬人,2016-2018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2%,預計到2019年底將達約220萬人;高凈值人群人均持有可投資資產約3080萬元,共持有可投資資產61萬億元,預計到2019年底的可投資資產規模將達約70萬億元。

新富階層畫像

王菁指出,高凈值人群此前的來源主要是傳統行業為主,包括制造業、房地產、能源行業等領域的企業家。在新經濟、新動能推動下,年輕一代新富人群崛起趨勢非常明顯。“我們看到,一批互聯網+、AI等新興產業茁壯成長,并且通過境內外的資本市場去上市,構建了一批富豪群。”

她表示,新興產業公司創業初期,類似小米、美團等公司,主要骨干和核心管理層采用“現金薪酬+股權激勵”模式,一旦上市會創造一批新富階層,這與傳統行業主要是創始股東、個別人才躋身福布斯富豪榜不同,新型產業的許多中高級管理人員,甚至是專業管理人士,都進入高凈值人群階層。

除傳承二代開始接班,更重要的是這些新富人群普遍比較年輕,受教育程度也比較好,對專業投資理念接受程度,對成熟金融市場很多新的、復雜產品接受程度普遍比較高,有比較復雜的企業和個人的金融解決方案的需求,看重綜合性的解決方案。

她舉例稱,年輕的新富階層的財富來源,更多是創業公司近兩年來在境內外市場上市帶來的財富數量級的變化,而非傳統的生意積累,上市本身將新富階層推到一個復雜的資本市場前沿。

根據《中國私人財富報告》,自2016-2018年度,到2018-2019年度,估算投資性不動產(不包括自住房產)占比從8%微幅下跌至7%,資本市場產品估值從1%大幅增加至5%;境外投資自10%下降至6%,信托、基金、私募股權和互聯網金融等其他境內投資自0增加至2%。

王菁舉例,公司在香港、美國上市,需要了解資本市場的交易規則,天然就有了貨幣方面的風險。在境外上市的公司,須用境外信托機構解決,要求金融機構能夠同時做境內外信托的能力等等。

私銀新格局

財富管理市場整體增速放緩,根據《2019中國私人財富報告》,私人銀行競爭格局也發生了變化,國際資管巨頭加速入華,各類銀行、非銀機構加大對私銀業務投入力度。從機構角度,挑戰多面。

“銀行對這一塊的重視度空前高漲,各家銀行投入資源和人力、物力想來做。”王菁說,以前有的銀行只是戰略上喊一喊,現在則投入重兵,布置各種落地策略,獲客態勢非常強烈。

根據各銀行年報公布數據。截至2018年末,招商銀行、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等私人銀行AUM過萬億的銀行,管理客戶資產規模(AUM)分別為2.04萬億元、1.40萬億元、1.39萬億元、1.35萬億元、1.12萬億元,較上年度分別增長7.03%、16.67%、4.40%、16.30%、9.22%。

從私人銀行客戶方面,招行、工行、建行、農行的私人銀行客戶數分別為7.29萬戶、8.07萬戶、12.72萬戶、10.6萬戶。不過,各家銀行私人銀行標準不同,上述數據不能反映全貌。

王菁認為,銀行、非銀等的私人銀行業務在某個歷史階段增長很快,但是,“招行希望獲得真正的財富管理客戶,獲得真正可以管理的AUM資產。實際上,某些特定的資產,比如貸款派生質押資產,不是可以實現資產配置的資產,增長不能持續。把時間周期拉長來看,不一定符合業務的規律”。

而且國內有幾大券商也在布局財富管理業務,將原營業部經紀業務分層,建立專門團隊來做私人銀行。王菁認為,該領域未來可能也會殺出一些黑馬,成為在這個行業里面客戶強有力的爭奪者。但是,“由于風險的暴露和金融市場的波動,我們感覺(私人銀行)到回流銀行體系還比較明顯”。

她指出,國際大行的投行和私行都很強,二者打通獲客是理想狀態。要想在投行獲客的同時轉介成私行客戶,需要有投行、私行都非常強的團隊才能同時打通。國內的投行業務能力較強,但私人財富管理業務還沒做起來。招行正在與專注于做投行的券商合作,為高端客戶服務。

另外國際資管巨頭入華,境內外機構競爭加劇。

“中資機構的境外機構以及外資銀行之間的競爭愈加激烈,”貝恩公司合伙人曾麗春表示,在境內市場,高凈值群體更加傾向于專業的財富管理機構。有比較專業能力的頭部財富管理機構今后會進一步獲勝。

隨著理財子公司陸續設立,私人銀行會否以子公司運作?一個案例是,新加坡華僑銀行通過全資附屬公司——新加坡銀行——從事私人銀行業務,并收購了英國巴克萊銀行在新加坡和香港的財富及投資管理業務。

王菁表示,目前,來自招行資管部門的產品占私行采購產品的40%,其余為存款和其他機構產品。已經有詳細的時間表推進資管轉型。在時間窗口期內,要迅速把剛兌的、成梯次的理財產品轉化成凈值型產品。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多特蒙德俱乐部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下324中了中多少钱 斗牛棋牌游戏 重新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单双大小 四川时时是否合法 筋斗云足球直播 新浪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北京pk赛车玩法技巧 吉时开奖网极速时时 百变qq软件手机软件 北京pk10在线计划数据 28码计划官网 北京pk赛车计划qq群 一台电脑怎么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