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蒙德俱乐部
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等深線>正文
《等深線》專訪應瑩:徐翔說過,交易的本事都要傳給兒子
2019-08-29 13:20 作者:周遠征 來源:等深線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周遠征 上海、寧波報道

8月9日,利奇馬臺風即將登陸浙江,寧波在上午也下了一場雨。寧波的天空有些灰蒙蒙的,氣壓讓人有些壓抑。《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在當天中午對徐翔妻子應瑩進行了專訪。相伴相依并不容易,徐翔和應瑩結婚15年了。結婚15周年是“水晶婚”年,這是說兩人相處15年了相互之間很了解,彼此的心向對方敞開,肝膽相照,像水晶一樣晶瑩透明。然而,對于徐翔和應瑩而言,8月底就到了“水晶”碎裂時。
《等深線》:你跟徐翔最后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
應瑩:去年10月是最后一次見面。
《等深線》:什么時候你有了要跟他離婚的想法呢?
應瑩:青島中院對于凍結資產的甄別一拖再拖,各方面壓力都加諸在我身上,慢慢就生產了離婚的想法。
《等深線》:你跟徐翔經常見面嗎?見面會談些什么呢?
應瑩:去年10月之前,每個月會去會見一趟,每次會見30分鐘。他接觸不了外面的情況,所以會問一些家里、公司等等情況,我們兩個說的時間差不多(各15分鐘左右),他主要想了解家里和公司情況,也比較關心父母的身體,關心孩子的教育。
《等深線》:徐翔為孩子寫了炒股秘籍要傳給他?
應瑩:這個不能算炒股秘籍,只是徐翔有總結的習慣,特別是對于失敗的交易他會總結,然后有記錄,但并不是說他很系統地進行記錄,他是想到就會記一下;他自己實際的表述是,他要把交易的本事教給兒子。
《等深線》:徐翔平時研究喜歡看什么書和資料呢?他的身體情況怎么樣?
應瑩:徐翔很早確實喜歡看巴菲特、索羅斯等投資方面的書籍,很多書都翻爛了。另外徐翔平時也會看一些研究報告,包括宏觀的、公司的,每天他郵箱里包括研究報告有近1000封郵件,他盡可能抽時間去看,他自己也覺得在宏觀等方面需要進一步學習。我們在監獄碰面的時候,他也特別跟我說,希望我多學習,多看一些經濟方面的書籍。
青島監獄非常規范,每次只能夠存500塊錢,多存了,他在里面也用不了。他進去后,第一年在等待判決,我也沒有辦法探望。他這幾年變化不大,說話方式也沒有變化。
《等深線》:徐翔入獄后,你也遇到了很多壓力,你這一段的生活狀態是怎樣的?
應瑩:我的壓力主要來自于青島中院對財產甄別一事一直沒有明確的回復,被凍結還有親朋好友的資產,都希望通過我得到法院的回復和解決,也帶給我很多壓力。徐翔進去之后,徐翔父母的精神狀態也不太好,老人家情緒很激動。
《等深線》:徐翔父母對你理解嗎?
應瑩:老人家的心情,我能夠理解,我處在他們的位置也會這樣。我平時不在寧波,徐翔的很多朋友在照顧安慰他們。但是或許徐翔出來了,他們才能夠調整過來。公婆對我肯定是有怨言的。關于財產的事情,他們年齡大了,自己沒法跑這些事情。他們是知道我在做這個事情,我又做得不好,公婆有很多不理解。一談到這些事情,肯定大家都不開心。這對我與徐翔的感情來說也有影響,不能夠說一點影響沒有。
《等深線》:面對即將發生的夫妻身份變化,你會覺得有壓力嗎?
應瑩:我還是希望身份有個轉變,壓力太大。當然這種轉變也會帶來壓力,畢竟夫妻一場,我覺得他能夠理解吧。現在法院也送達了法律文書過去,我今年7月31日去上海黃浦法院做筆錄,法院也告知送達監獄了,其他沒有收到回復。雖然沒有當面跟他說離婚,但是到這個開庭的時候,就完全開誠布公地說了。
《等深線》:你還記得當時與徐翔見面的情形嗎?你跟徐翔是在交易所談上的嗎?
應瑩:認識是1998年,但談朋友是2000年前后。那時候,營業部里有很多朋友,交易時間之外大家有時會一起聊天聚會。我那時候也很年輕,剛剛步入社會,就覺得他是很有責任感的一個人,對父母照顧很周到細致,也特別有決斷能力。
《等深線》:你還記得你們結婚的情況?他忙著工作的時候,有沒有帶你去度蜜月呢?
應瑩:我們是2004年結婚的,當時婚禮是在寧波南苑飯店舉行的,辦了二十來桌。在寧波,婚禮大概也就是這個樣子,請點親戚朋友,年輕人也大概是在那個年齡段就結婚了。之后我們并沒有去度蜜月,徐翔在交易時間絕對不會出去的。我生孩子的那天也是個交易日,他在上海,我在寧波生產,他也沒有回來。我也難免會說他一句,但是基本上也能夠理解。我們一起出去的時間很少,成立公司之前,他還有點時間偶爾陪著我和孩子出去旅游,但是公司成立他就更忙了。他對旅游也沒什么興趣,我自己單獨帶孩子多一些。有一年,十一長假,公司員工一塊去臺灣旅游,作為團建更多是工作加旅游,當時剛好遇到臺風,他就特別怕航班取消,回不去影響交易。
《等深線》:徐翔被帶走之后,你的心情呢?
應瑩:懵了!最初不知道會怎樣,會有怎樣的結局。突然很多事情擺到我面前,什么都不懂,也是在朋友的幫助下去應對一些事情。
《等深線》:一些人認為,你們是假離婚?
應瑩:我覺得我這個離婚意圖是真實的,離婚并不僅僅針對徐翔個人,很多外部壓力讓我做出了決定,既然做出了這個決定,我還是要堅定走下去。我們之前肯定是有感情的,出這個事后,感情會受到一些影響。
《等深線》:對這段即將結束的婚姻你怎么看?
應瑩:無奈。
(編輯:郝成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多特蒙德俱乐部 69棋牌平台 云南快乐十分高级技巧 宝盈幸运快三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真钱打鱼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东莞红灯区在哪 骰宝押大小规律图 利鑫彩票是真的吗 工商管理硕士学什么 二八杠游戏安卓下载 上海快3开奖公告 抢庄牛牛技巧什么牌型 成都按摩那里有 AG水上乐园